工會信息
 
點擊排行榜
職工教育——港口崛起的堅強基石
發布時間:2019-04-16 出處:鐵運 樹人

        在上個世紀80~90年代,是連云港港口飛速發展的崛起時代,而在這快速發展的歷程中,職工教育擔當了堅強基石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 新工人上崗前培訓扭轉安全被動局面

        公元1984年,對于原連云港港務局第一作業區來說,是一個極其不平常的一年,這年從2月到9月,在不到10個月的短短時間中,先后有4名進港不到2年的新工人發生工亡。究其事故原因,主要是港口貨物的貨種發生變化,由傳統的包頭貨(鹽、糧食、化肥等),向鋼材、木材等轉變,工人對裝卸工藝和工索具不適應,加之工索具遠遠跟不上貨種變化,這年10月,剛剛進港的120名新工人一下子就“嚇跑掉了”80多人。面對嚴峻的裝卸生產形勢,新組建的公司領導班子開展對新工人系統的上崗前培訓,同時對近3年進港的新工人開展“回爐培訓”。教育部門同時編制了沿海港口第一套《新工人上崗前培訓教材》。新工人上崗前培訓規定:每名新工人上崗前必須接受3個月的培訓,其中兩個月為理論,一個月為實踐,經過理論和實踐考試合格后方可上崗。真是“磨刀不誤砍柴工”,新工人上崗前培訓,不僅從理論上、實踐上對自己即將從事的工作有了理性和感性認識,增加了自己的自我防護意識和防范能力,加之公司對木材、鋼材兩大危險貨種的工藝和工索具改進,在之后的10中,生產一線沒有發生一起新工人傷亡事件,輕、重傷比例亦大幅度下降。為此,新工人上崗前培訓和《新工人上崗前培訓教材》,雙雙獲得市職工教育成果獎;特別是《新工人上崗前培訓教材》,還被交通部向全國沿海港口推薦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 連云港港的新工人上崗前培訓,在全國沿海港口是走在最前面的,也是最為規范化培訓,當時港口發展太快,我港的三突堤碼頭,也就是原來的港務局煤炭專用碼頭,將改造為散雜貨碼頭,于是,作為當時的第一作業區,這個唯一的散雜貨作業區,不僅要擔負自己的繁重裝卸任務,還要為五年后投產的三突堤碼頭(第二作業區)儲備一整套生產、管理人員。所以,當時的一區按1.5的人員比例配備人員。后來,三突堤碼頭投產后,從一區“成建制”地抽調各類人員,因此,一區的新工人培訓量特別之大,最多的一年,招收了近400名新工人,分兩個大班培訓,由于新工人人數多,教室“小”,只能撤掉課桌,新工人一個挨一個地坐在長椅子上。10年中,培訓了2000多名新工人,不僅僅是扭轉了1984年十分艱難的安全生產被動局面,為港口的發展,三突堤碼頭的順利投產,以及四公司(后來的東泰公司)投產,提供了大量的“合格(安全、技術技能、管理能力)”生產力。

        成人高考輔導圓了海港工人的大學夢

        1985年,第一作業區職工學??熗肆聘鄹劭詰諞桓齔扇爍嚦幾ǖ及?,也是整個連云地區唯一的一個成人高考輔導班。國家成人高考每年是5月份舉行,因此,輔導班要完成5門(語文、數學、政治、歷史、地理)的文科輔導,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,要說難,主要有四:一是學員基礎參差不齊;二是時間必須是業余的,而且是晚上進行;三是教室空間有限,而求學者遠超過了教室可容納的限度;四是輔導老師從哪里來?

        在原港務局一碼頭炮庫樓上,被改造為一區職工學校的教室,每到夜晚,燈火通明,近兩百名求學者不僅擠滿了教室,甚至連走廊都是晚來聽課的工人。寒風沒有擋住他們的腳步,剛剛下班,來不及吃點飯,就趕來“占個座位”,晚來的就只好站在走廊聽課了。我作為學校的負責人,既為工人們的求學熱情而感動,更為他們站在寒風(頭年12月~來年4月底,要經過一個寒冬,況且教室是西屋,走廊無遮無擋)中聽課而不安。我提議對近兩百名聽課者來一個“摸底考試”,經過《語文》、《數學》兩門考試,前80名者(教室最大容量)可以頒發《聽課證》聽課,就這樣,既解決了不少工人下班來不及吃飯就來“占座位”,又對寒風中站在窗戶外聽課的工人以關照。

        那時,港口電大班一般都是開辦兩個專業,招收40~50人,其中90%的新學員來自于一區職工學校的成人高考輔導班。除此之外,交通部還先后在北京、武漢、長沙、上海等地,招收港口干部大專班;省總工會干校、省團校(青年干部管理學院)等,也先后舉辦了對系統內的大專班,而從連云港港口考入的學員,大多數都是在成人輔導班經過系統培訓的。在成人高考輔導班中,有“新、老三屆”的初高中生,有港校畢業的技校生,有近幾年進港的高中生??梢運?,有的工人、干部已經過了“不惑之年”,有的在一線已經開了十幾年萬能機(叉車),有的在裝卸一線干了多少年裝卸工……不是在港口“家門口”舉辦的成人高考輔導班,他們、她們——也許今生與大學無緣!

        但是,當初舉辦這個輔導班,還真有些敢于“吃螃蟹”的精神,五門課的老師,居然沒有一位是有大專以上學歷的,教數學的錢老師、政治的徐老師(后來由劉老師兼任),當時都是上海港灣學校畢業不久的中專生,教歷史、地理的嚴老師只是“老三屆”的初中生,我負責教《語文》,而我當時一邊參加中文專業的自學考試,一邊還要用學來的知識“現學現賣”,真是難為了我們??!“趕鴨子上架”,居然讓我們滿足了學員的求學欲望,滿足了成人高考的知識要求,我們付出的汗水應該說是值得了!

        無論是上三大班、四小班的工人,還是進行教學的老師,在這5個多月中,都是不容易的:他們白天要上班,有的第二天又接著上大班,要凌晨4~5點就起床;老師們白天已經上了一天的課,記得我最多一天上9個小時的課,到了晚上最后的一個多小時,硬是靠喝水來緩解嗓門的疲勞。不僅如此,我們大多數都是居住在墟溝港務局職工宿舍區,晚上要等到10點半的小夜班車,到家就是11點多鐘了,那種辛苦真是難于言表啊。

        技術培訓提升港機港電技術技能水準

        港口的飛速發展,對工人的技術技能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,加之國家對技術工人的技術等級和資質的認定,使得技術培訓逐步被提到了“議事日程”。港口技工學校,承擔了高級工乃至技師的培訓任務;而中級工,多數是由我所在的一區職工學校來完成的。我們先后開辦了中級鉚焊班、中級汽車司機班,中級港口機械司機班,中級電工班等。來自全港口的技術工人,也是在晚上來到一區的職工學校,參加三個月的中級工培訓。然后由市勞動局參加考核,合格者頒發中級工技術等級證書。

        以一區職工學校為主,港口機械廠協助開辦的中級工培訓班,集生產、實踐為一體的理論和實踐教學,提升了港口技術工人的基本素養,奠定了他們向高級技工、技師邁進的基礎,也提升了港口生產的安全系數,提升了技術技能水準。得到了港口教育、人事主管部門的大力支持,也得到了港口技術工人的“青睞”。中級技工培訓班雖然是“夜校”,但是出勤率非常高,幾乎沒有遲到早退,他們如饑似渴地接受4~5門課程的教學,嚴肅認真地對待理論考試、實做考核。這些學員中有一半是原港口技校的學生,而另一半就是從80年代初到90年代中期招收的新工人,特別是上千名港口機械司機。他們靠著傳統的“師帶徒”,對技能方面還是基本能適應生產需要的,但是在港口機械的原理上,就明顯不足了,是中級技術培訓,讓他們比較系統地從理論上認知中級駕駛的機械技術方面的知識,便于自己在了解的基礎上自己動手處理小故障,從而提升機械的有效運行,提升了安全生產效率。

        干部中專班提升了港口中層管理者的素質

在市黨校的批準、派出部分老師現場教學下,由一區職工政校牽頭舉辦的干部中專班,一連辦了三屆(92、93、94年),每期由40多位港口管理人員參加,他們多數是從碼頭上成長起來的普通管理人員,也有已經是中層管理者了,可是,他們的“原始學歷”多數僅僅是初中生,沒有中級以上學歷,不僅提升不了管理水平,跟不上時代發展要求,還有被“淘汰”的危險。但是,將他們脫產送到市黨校集中學習,不僅生產不容許,而且有限的教育經費也難以承擔。經過港口有關部門與市黨校協商,決定讓一區職工政校承擔組織辦學的任務,老師主要由市黨校委派。

        在家門口辦學,讓這些成天在碼頭“團團轉”的管理人員,有了“抽空”邊工作,邊學習,邊取得中等專業“經濟管理”與“行政管理”的文憑,真是何樂而不為??!為了緩解“工學矛盾”,上課時間除了周末占用半天外,就是星期天不休息上課(那時還沒有實行雙休日)。學員們除了生產實在忙不開,或者就是出差了,幾乎沒有無故缺勤的,他們的學習勁頭,專注精神,再現了港口工人的優良品質,也為港口發展充了電,注入了不竭動力。

        考試分為開卷和閉卷兩種。對于多數從裝卸一線出來的管理者,那真不比搬大包輕松啊。特別是那些已經步入不惑之年的干部,記憶力在減退,一邊要忙于生產,一邊要上課,那時的碼頭比現在要忙得多,特別是夏天,疏港是“家常便飯”。雖然是在港口家門口辦學,但是,這生產~學習兩副擔子真是不輕松啊。連市黨校的老師、領導都感慨:他們真是不易!經過自己的兩年努力,多數學員都取得了干部中專“經濟管理”或者“行政管理”的專修證書,不僅讓他們在管理崗位站住腳,也等于對他們進行了一次系統的培訓,提升了管理者的水平。

        大規模的職工培訓,學歷、技術、管理全方位的素質提升,不僅彌補了十年動亂造成的素質教育的缺憾,讓港口在飛速發展中員工的素質跟上了發展步伐,也為連云港港口的順利轉型升級,從某種意義上講:職工教育成為港口崛起的基石,是不為過,也是非常中肯的。

 

 請為此文章投票
發布人:fanyimei1   
 
連云港港口集團工會版權所有
TEL:0518-82383467 信息報送:[email protected]
技術支持:連云港港口集團計算機中心 [網站維護]